中国板材网

首页 直播 体育 新闻 资讯 视频 语音 文章 头条 问答 知道 百科

航天科普小说为孩子们埋下逐梦航天的种子

4487826次浏览

游戏介绍

《见习排爆手》🈲🈲 航天科普小说为孩子们埋下逐梦航天的种子

  中新网北京2月29日电(记者 上官云)“文学是写人的,也要写情感。”谈到新书《大漠神箭飞天记》的创作,军旅作家马京生表示,书中写到了科普知识,也塑造了性格各异的人物形象。

  《大漠神箭飞天记》是“我的航天梦”丛书的第一部,由航天领域专家王建蒙和军旅作家马京生联袂创作。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他们表示,写作初衷就是出于情怀,希望创作鲜活的航天科普小说,能在孩子们心中埋下崇尚科学、逐梦航天的种子。

  写作与情怀

  从内容上看,“我的航天梦”丛书以研学情景为导入,把航天系统中火箭、航天员训练、卫星等科普知识贯穿其中,全景化、多维度地讲述中国航天发展成就的故事。

  《大漠神箭飞天记》。大象出版社供图

  提到新作,王建蒙说,他和马京生在航天领域工作多年,一直到六十岁退休,自然而然地就有一种情怀,希望能为社会、为少年读者做点贡献。

  “我的文学创作根据地就在航天发射场。”马京生笑着回忆道,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星空并不遥远》, 2005年又创作了《国家功勋——聚焦中国航天英雄》。

  “航天事业薪火相传,寄希望于青少年。我一直思考,我们能为此做点什么。”她很想把自己在工作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传递出来,最后萌发了创作航天相关科普图书的想法。

  “我们的写作初衷可以这样概括:我们觉得科学技术要从儿童抓起,点燃少年儿童的航天梦,及早埋下崇尚科学、逐梦航天的种子。”王建蒙解释。

  文学作品写人,也写情感

  确定写作方向后,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怎么写”?她发现,如果只有科普知识,那可能内容有点“干巴巴”,如果是讲故事的形式,孩子们往往就特别爱听。

  马京生跟王建蒙说了自己的想法,决定把文学性和科普知识结合起来,设置了三个孩子以及王爷爷、东方老师等人物形象,让孩子们在读故事的同时,能学到更多知识。

  “文学是写人的,也要写情感。书中不仅要塑造孩子的形象,也要塑造航天人的形象。不仅要写科普知识,还要让小读者理解航天精神,科普要力求精准。”她说。

  马京生表示,书中的孩子之所以性格各异,是因为现实中孩子们本来就有不同的性格特点,而且在慢慢成长。这样一来,人物比较贴近生活,小读者们才能产生共鸣。

  《大漠神箭飞天记》书封。大象出版社供图

  按照这个标准,王建蒙和马京生分了工。“马老师提出来,由她负责搭故事架构,我对航天知识比较了解,负责在各部分将航天知识糅合进去,同时注意可读性,让读者愿意看。”他说。

  他们先尝试写了一部分内容,进行简单调研后,发现效果不错,便按照预先设想写了下去。大约一年之后,《大漠神箭飞天记》出版。

  开卷有益:培养良好阅读习惯

  中国出版协会原副主席海飞曾如此评价,《大漠神箭飞天记》把文学故事和航天科普有效地融为一体,形式新颖、可读性强,这是儿童读物创作的一种拓展和创新。

  对王建蒙和马京生来说,写作其实是件比较熟悉的事情。

  “我在航天领域一直是专业技术人员。马老师担心我退休后寂寞,很早建议我写点东西。我就试着写,2012年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王建蒙回忆道。

  他和马京生都知道阅读的重要作用,因此在写作中十分重视作品的可读性,希望在普及科学知识的同时,也传递学习方法,让小读者们能有更多收获。

  “对待什么事情都要认真,比如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有利于发挥思考能力、增强记忆力、拓展想象力,从小树立起创新意识。”王建蒙说。

  马京生则提到,如今大家都重视全民阅读,《大漠神箭飞天记》的写作也是希望为此贡献一份力量,让读者能够“开卷有益”。(完)

【编辑:岳川】

游戏特色

1、《见习排爆手》-轮到你了🈲🈲

2、结合了射击和英雄养成玩法模式

3、独特的横版滚屏射击

4、非常严密的思维逻辑

5、经典的像素风格画面

亮点优势

最污最黄h网站app大全免费下载观看// 航天科普小说为孩子们埋下逐梦航天的种子

  2010~2020年我国总和生育率变动趋势。图中数据根据第六次和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的分年龄数据采用回推移算方法估计得到。图片来自《中国人口长期发展目标研究——基于增强经济实力的认识》(《人口研究》2022年7月)。  1950年《婚姻法》颁布以前,招童养媳、包办婚姻、买卖妇女、纳妾多妻等现象广泛存在,这部《婚姻法》废除了封建婚姻制度,实行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新型婚姻制度,曾被外国学者赞誉为新中国“恢复女性人权的宣言”。

背景设定

黄色视频在线看破解版  我国社会长久以来都是“普婚普育”,婚姻往往是生育的前奏。在1980年《婚姻法》中,“婚”与“育”都有倡导性表述——其第六条还规定,“晚婚晚育应予鼓励。”  2020年,薛宁兰在《东方法学》期刊上刊发了《社会转型中的婚姻家庭法制新面向》一文,详述了对降低法定婚龄的思考。文中,她主张未来将男女法定婚龄一并确立为18周岁,与成年年龄相等。  “我是学生态学的,生态讲究平衡,不平衡就要出结构问题,人口也是一样。一对夫妻至少要生两个孩子来传承,考虑到有些人不育、不结婚,那么一个家庭至少要生2个多孩子才能实现人口结构平衡”,黄细花如此分析道。可是她也观察到,我国生育率早已低于该水平,并且还在持续走低。

小编评测

把美女草的嗷嗷叫的网站  不过,魏大使说这番话的语境,是为了说明美国在巴拿马炒作中国威胁论的做法是错误的。他说,中国是来做贸易的,不是来威胁美国的。而在耿直哥看来,他的这个语境其实更为重要。

更新日志

蝴蝶黄色直播下载APP污  而在个别地区,初婚年龄已迈过30岁关口。如据安徽省民政厅数据显示,2021年安徽省初婚平均年龄分别为男31.89岁,女30.73岁。。

  • 相关推荐
  • 推荐阅读